<menu id="csyim"><strong id="csyim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nav id="csyim"><strong id="csyim"></strong></nav>
  • 早期醫美投資走向底層技術

    產業

    康談網 微信公眾號:峰瑞資本  王蕾 2021-05-26 21:36:41

    摘要 在古希臘傳說里,皮格馬利翁是一位雕刻家,他根據自己心中理想的女性形象,創作出一尊象牙塑像,并深深愛上了自己的...

    醫美投資

    早期醫美投資走向底層技術

      在古希臘傳說里,皮格馬利翁是一位雕刻家,他根據自己心中理想的女性形象,創作出一尊象牙塑像,并深深愛上了自己的作品。愛神被這份愛意感動,于是賦予了這尊雕塑生命?,F代的醫美技術,則讓人們化身皮格馬利翁,通過水光針、皮秒脈沖光、熱瑪吉、嗨體注射這些五花八門的方式,重新定義、雕琢自己心中的完美面容。

      艾瑞咨詢在《2019年中國醫美行業趨勢研究報告》中提到,從2015年至2019年,中國醫美市場規模從648億元一路攀升至1769億元,年復合增長率達28.7%。根據第一財經商業數據中心與天貓國際于2020年聯合發布的《Z世代趨勢美妝消費洞察報告》,zui受Z世代(1995-2009年出生的人群)歡迎的TOP5護膚成分是氨基酸、玻尿酸、煙酰胺、膠原蛋白、水楊酸。消費端的熱情傳導到了二級市場,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股均突破千億市值。

      為什么醫美行業如此火熱?反映了什么樣的發展趨勢?在這篇文章中,我們將探討:

      醫美行業是如何發展起來的?

      醫美行業里的核心產品:玻尿酸、肉毒素究竟是什么?

      醫美行業巨頭Allergan(艾爾建)、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發展過程中經歷了哪些關鍵節點?

      在商業模式上,華熙生物對標的是華為嗎?

      下一個熱門的醫美產品會是什么?

      先分享我們對醫美行業的整體思考:

      1,醫美行業存在技術壁壘,從關注服務業屬性走向關注底層技術

      整體而言,醫美行業存在技術和工藝上的壁壘,涉及微生物發酵技術和材料學、合成學方面的技術。比如,生產玻尿酸既需要懂菌種篩選、發酵配方條件及工藝控制等生物發酵技術,還要掌握交聯相關的材料學、合成學方面的技術。

      此外,不同的應用場景和訴求,對材料及其相關的合成技術也有不同的要求。這些也需要醫美企業持續摸索,不斷積累know-how。有時,這些探索耗費數年。

      早些年,醫美行業的投資大多集中在行業中游,大家geng關注的是醫美行業服務業的屬性,主要看醫美或者消費醫療機構。后來,大家會看行業的下游,也就是獲客渠道、流量平臺。

      伴隨著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股上市,行業上游得到了geng多的關注。投資人geng注重底層技術,從針劑、機器設備到材料合成技術、微生物發酵技術、工具平臺等方向。峰瑞資本也側重于研究、挖掘醫美行業上游的創新技術和產品。比如,2020年,峰瑞的天使輪項目合成生物學企業藍晶微生物與歐萊雅合作,共同開發功效護膚產品。峰瑞投資的生物科技化妝品公司美慕科技正在研發基于zui新蛋白肽技術的頭皮護理功效原料及產品。

      2,中國醫美行業收購整合的趨勢,初露端倪

      醫美巨頭Allergan擴張商業版圖的發展歷程,證明了醫美公司的一種發展路徑:不是依靠企業單槍匹馬,而是行業內收購整合。

      中國的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巨頭公司才“初長成”,目前中國的醫美行業也才剛剛出現收購整合的趨勢。這些中國醫美巨頭處于行業上游,掌握核心原材料和行業話語權。從中國醫美市場的滲透率等方面來看,它們跟Allergan相比,至少還有遠超想象的成長空間。

      3,單技術、單產品有巨大機會

      Allergan、華熙生物等醫美巨頭大多是依靠單技術(比如玻尿酸合成、交聯技術)、單產品(比如玻尿酸、肉毒素)發展起來的。我們認為,單技術、單產品仍然未來可期,其中誕生下一個“華熙生物”的機會。不過,找到下一個“玻尿酸”或者“肉毒素”,可能是數十年一遇的機會。

      / 01 /

      醫美行業的歷史

      醫美產業的學名叫做Medical aesthetics。zui初它在國際上被定義為,臨床醫生或者專家運用手術、藥物、醫療器械以及其他醫學技術方法,對病人的外表包括容貌和身體做一些改造。

      一戰二戰時期,為了使肢體殘疾的士兵與其他幸存者重新融入生活,以修復為目的的正畸手術興起,這帶動了全球醫療美容行業的發展。彼時,市場上沒有專職的整形醫生,一些外科醫生轉而做起了整形醫生和正畸醫生,從特別精細的外科治病救人,轉到為臉做事。

      中國自抗美援朝戰爭及1957年底的大煉鋼運動之后,燒傷患者的數量急劇上升。中國各地醫院開始建立燒傷整形科,由此培養了一批整形外科人才。但是,目前中國的整形醫生儲備數量仍然非常少。

      /02/

      醫美行業包括哪些門類?

      美容保健品、SPA塑身中心/醫美診所提供的服務,甚至是彩妝,都屬于泛醫美的范疇。但是,依據中國官方的定義,醫療美容主要分為美容外科、美容皮膚科、美容牙科、美容中醫科。

      美容外科指隆鼻、隆胸這類服務。美容外科對醫美機構的設立、執業人員資格有非常標準、嚴格的規定,需要外科整容醫生來做手術,而且手術要在醫院整容科這類場所。

      相較于美容外科,針對美容皮膚科的監管相對寬松。肉毒素、玻尿酸等改善皮膚的產品,以及一些光電改善皮膚表層的產品,都屬于美容皮膚科的范疇。

      而口腔正畸、牙齒美白等,屬于美容牙科。美容中醫科,則包括了拔罐、內調外敷等等各種調理方式。

      /03/

      為什么近幾年醫美行業這么熱?

      醫美行業近幾年為什么這么熱?

      首先,醫美行業上游的技術近幾年有了飛躍式的發展,醫美技術的安全性逐步得到提升。

      其次,中產階級群體快速增加,許多消費者逐漸能接受打一只幾千塊的水光針。根據招商銀行發布的研報,2019年,全球醫美市場行業邁入萬億規模。醫美行業中,非手術類項目年復合增長率是9.7%,手術類項目年復合增長率則是8.6%。

      另外,近年來,無論是由于正向的“悅己”心理,還是負向的“容貌焦慮”,消費者對美顏、抗衰老的關注度與消費需求都在不斷提升。百度指數顯示,從2013年12月至2021年5月,“醫美”的搜索指數從140+提升到1800+,期間一度飆升至2900+。

      /04/

      中、美、韓國醫美市場的差異

      美國、中國和巴西三國共占據全球醫美市場接近一半的市場份額。根據第三方研究機構Frost & Sullivan發布的報告,2018年,中國已成為第二大醫療美容服務市場,占全球醫療美容服務市場約13.5%的市場份額。2019年,中國的醫美市場規模已達到1769億元。

      中國和美國的醫美用戶及用戶青睞的產品都相差很大。中國的醫美消費者主要在35歲以下,主流社交平臺上,不乏做醫美的95后。美國醫美消費者,則大多在35歲以上。具體到消費的產品,美國用戶熱衷于“提拉”、“皮膚緊致”這類抗衰產品。中國消費者做的手術類項目集中在隆胸、隆鼻、割雙眼皮,以改變面容為主。

      跟美國、韓國、巴西這三國相比,中國醫美市場的滲透率較低。根據ISAPS(國際美容外科醫學會)、招商證券的測算:在韓國,2015年,手術類項目在醫美消費者中的滲透率接近9%,意味著所有做過美容項目的消費者里,有9%的人在臉上或身上動過刀;接近14%的人,接受過注射等非手術類項目。2018年,中國醫美市場的滲透率僅為1.45%。2019年,Frost & Sullivan發布的數據顯示,中國的醫美滲透率上升為3.6%,但仍然遠低于韓國、美國等國家。這意味著,不管是手術類還是非手術類產品,中國醫美市場的潛力較大。

      /05/

      手術類產品 VS 非手術類產品

      手術類項目包括隆胸、吸脂、眼瞼手術、腹部整形、鼻部整形等項目,用來改變消費者的整體面容。非手術類項目包括肉毒素、玻尿酸、脫毛、非手術減脂這類創傷性比較小的項目。

      手術類項目和非手術類項目的優勢和劣勢都比較明確。通常,非手術類創傷小、單價低、恢復快、風險也較低,維持的時間較短。而手術類項目,往往單價高,恢復期相對較長,維持的時間也geng長。

      在中國醫美市場,手術項目的總消費量低于非手術類項目,但是手術類產品的整體收入、毛利率明顯高于非手術類產品。因此,有資質的美容診所或者醫院可能會首先向消費者推薦手術類項目。

      /06/

      醫美行業的產業鏈格局

      了解了醫美行業的發展歷史、市場規模之后,我們走進醫美產業鏈的上中下游。

      醫美的上游產業鏈,是指像華熙生物這樣的針劑、耗材和設備供應商。它們的產品包括:各類新型針劑、功能性護膚產品、輕醫美相關設備。這些企業通過把控供應鏈,從而提高在整個行業的話語權。

      中游產業鏈指的是醫美&消費類醫療機構,比如輕醫美連鎖機構、??茩C構(入植發、齒科等)、飛刀(醫生利用休息時間私下到其他醫院做手術)/ 共創等創新模式醫院。中游產業鏈掌握客戶價值極高的服務環節,可以沉淀品牌價值。

      下游產業鏈,主要是流量平臺,包括線上垂直平臺或者轉診服務平臺。它們把控著醫美行業的獲客渠道。

      醫美行業里的上游和下游,整體來講盈利能力比較強,而中游醫美機構的競爭比較激烈。

      早些年,醫美行業的投資大多集中在行業中游,大家geng關注的是醫美行業服務業的屬性,主要看醫美或者消費醫療機構。后來,大家會看行業的下游,也就是獲客渠道、流量平臺。

      伴隨著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股上市,行業上游得到了geng多的關注。投資人geng注重底層技術,從針劑、機器設備到材料合成技術、微生物發酵技術、工具平臺等方向。峰瑞資本也側重于研究、挖掘醫美行業上游的創新技術和產品。比如,2020年,峰瑞的天使輪項目合成生物學企業藍晶微生物與歐萊雅合作,共同開發功效護膚產品。峰瑞投資的生物科技化妝品公司美慕科技正在研發基于zui新蛋白肽技術的頭皮護理功效原料及產品。

      /07/

      醫美行業上游的核心產品:玻尿酸和肉毒素

      在醫美行業上游里,國內外的知名企業不多。國際知名企業Allergan早年既做眼科,也做醫美。后來,Allergan把眼科業務分離出去,只做醫美。中國主要有華熙生物、昊海生科和愛美客等企業。

      這些上游公司主要生產兩類產品:肉毒素和玻尿酸。

      肉毒素屬于一種藥品,需要經過三期臨床試驗。玻尿酸屬于耗材類,行業集中度比較高,盈利能力也比較強。和這兩類頭部醫美產品相比,光電類產品的消費占比非常小。

      ISAPS、新氧白皮書以及招商證券研究的數據顯示:2019年,玻尿酸和肉毒素在全球醫美類消費占比分別達到17.3%、25.1%。在玻尿酸和肉毒素的購買比例上,中國和全球消費者有一定的差異。2019年,全球肉毒素的消費占比超過玻尿酸,分別為25.1%與17.3%,而在中國,玻尿酸的消費占比(37.98%)遠超肉毒素(消費占比18.63%)。

      玻尿酸和肉毒素,為什么這么“香”?

      玻尿酸

      玻尿酸的學名叫透明質酸,是一種透明的天然多糖類的膠狀結晶物。多糖大量存在于人類的結締組織和真皮層中。它比較天然,有保濕、潤滑、滋養皮膚的作用,還可以促進皮膚對一些營養物質的消化吸收。

      zui早在1934年,美國科學家在牛眼玻璃體內發現了透明質酸。20世紀80年代,日本資生堂公司開始用微生物來合成玻尿酸。在中國,華熙生物也有自己的微生物合成平臺。玻尿酸的合成生產技術,也已經變成華熙生物的核心技術。從長遠看,微生物合成,是玻尿酸產業未來長期的發展方向。

      除了合成技術之外,生產玻尿酸的另一個關鍵技術是交聯。因為單鏈的玻尿酸分子在人體內很快會被酶代謝降解掉。如果想用玻尿酸這類天然物質來填充身體,需要把玻尿酸先交聯成比較有硬度、有韌性,且不那么容易被代謝的高分子玻尿酸。

      當下,很多醫美企業主要圍繞玻尿酸這類單一分子來研發產品。相較于要研究很多分子的制藥企業或者biotech公司,這些醫美企業的多樣性顯得不夠高。但是,這類醫美產品的研制本身有著極高的核心壁壘。

      人們可以根據玻尿酸的分子大小、彈性和硬度,將它用到不同的場景中。單分子或者小分子的玻尿酸主要通過涂抹的方式,來保濕補水。交聯后硬度大的、彈性geng好的玻尿酸,主要通過注射的方式,用來做填充,讓臉geng有彈性。

      在玻尿酸市場,zui大的巨頭是Allergan。在2007年收購玻尿酸技術之前,Allergan靠保妥適這款肉毒素產品出名。2002年之后,Allergan在醫美行業進行了一系列收購。華熙生物是國內zui早入局玻尿酸產業的,占據了先發優勢,成為全球玻尿酸原料的巨頭。華熙生物的招股書顯示,上海雨施醫療科技、哈爾濱三聯藥業、九州通集團等多家企業從華熙生物購置玻尿酸。我們會在下文詳細分析國內外醫美巨頭的發展歷程。

      肉毒素

      肉毒素是肉毒桿菌在生長過程中產生的一種毒素。肉毒素是一種神經肌肉傳導的組胺劑,zui初僅被用于臨床治療,比如通過注射肉毒素治療頸部肌張力障礙的問題,并沒有在醫美上使用。

      1992年,Allergan公司買下生產肉毒素的專利,開發了抑制皺紋的肉毒素產品保妥適。比如,把肉毒素針扎在咬肌上,就會促使咬肌周圍的肌肉收縮,咀嚼時咬肌會保持相對靜止,讓臉變得越來越小。再比如,當你把肉毒素注射到額頭,抬頭時運動信號也不能傳導到額頭的肌肉,就能把抬頭紋隱藏起來。

      但是,肉毒素是毒性極強的天然物質,也是世界上zui致命的物質之一。一毫克純化結晶的肉毒素就能殺死2億只小鼠。因此,中國把肉毒素列為生化武器,蘭州生物是國內少有的擁有研發和生產肉毒素資質的企業。根據蘭州生物官網的資料,早在1934年3月,民國中央衛生署就批準在蘭州籌建西北防疫處(蘭州生物前身)??谷諔馉幈l后,西北防疫處專職從事疫苗類、血液類、毒素類等生物制品生產,供應十余省。

      目前,醫美行業使用的肉毒素主要是A型肉毒素,A型肉毒素的分子形態比較固定。但是肉毒素被扎進肌肉之外,有一定的代謝周期,一般要在6到12個月再打一針。

      目前,包括Allergan在內的廠商,正在研發geng緩釋或者geng快釋的肉毒素產品,以滿足用戶希望肉毒素在體內快點消散還是持久性geng強的需求。研發這類產品需要較高的生物技術水平,通常是在肉毒素上添加不同的蛋白,以改變蛋白的活性。

      其他產品

      醫美行業上游的產品,還包括填充假體和光電器械。這兩類產品目前在中國的市場較小,可能在10億元人民幣之內。中國市場上的填充假體類產品大部分是從韓國進口的。未來,皮膚管理的意識,以及抗老抗衰的需求不斷提升,將可能拉動光電器械行業的發展。

      /08/

      案例分析:Allergan、華熙生物、愛美客

      目前,中國A股市場上,有多家醫美上市企業,包括華熙生物、愛美客、昊海生物、華東醫藥,等等。但是中國的醫美產業仍然處在初級發展的階段,產品的內涵、技術含量、豐富度都可以繼續提升。

      從2019年的營收來看,Allergan醫美產品的營收是華熙生物、愛美客、昊海生物的數十倍。如果中國能夠充分釋放全球第二大醫美市場的潛力,且這些公司能持續做好產品,它們將有巨大的發展空間,醫美賽道里也有機會誕生新的企業。

      醫美行業巨頭Allergan是如何崛起的?對中國醫美行業的發展,又有什么借鑒意義?華熙生物和愛美客在中國的發展路徑又有什么特點?

      Allergan:從眼藥水企業到“醫美帝國”

      Allergan是全球zui大的醫美企業,很多中國醫美企業都傾向于對標Allergan,宣稱要做中國的艾爾建。

      Allerganzui早是一家愛爾蘭公司。1948年,愛爾蘭藥劑師Gavin Herbert研發出了一款抗組胺眼藥水,名字叫做Allergan。1950年,他創辦了Allergan制藥有限公司,繼續研發新型眼藥水、擴充眼科類產品。1965年,Allergan向紐約等海外市場開拓,成為一家國際制藥公司。

      1989年,全球第一款肉毒桿菌素產品Oculinum被FDA(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)批準用于治療斜視和眼瞼顫動后,艾爾建發現了這個產品有抑制阻礙神經肌肉傳導功能,于是收購了Oculinum,改名為Botox(保妥適)。

      隨后,Allergan不斷拓展肉毒素的應用領域,比如用來除皺和瘦臉,并由此大力發展起來。之后,艾爾建在醫美版塊進行了三十幾起收購,構建起日益龐大的“醫美帝國”。

      2002年,Allergan剝離了眼藥水和隱形眼鏡等業務,專攻醫美領域,整合收購了玻尿酸、填充劑還有睫毛增長液等醫美產品。

      2020年,艾伯維(AbbVie)以680億美元收購了艾爾建,成為全球第四大的制藥公司。依據美國化學化工新聞 (Chemical & Engineering News)2019年的報道,艾伯維收購艾爾建將帶來近160億美元的年銷售額。主要收入貢獻來自玻尿酸和肉毒素這兩類產品。

      華熙生物:醫美界的華為?

      2001年,華熙國際投資集團入股華熙生物的前身(山東福瑞達生物工程有限公司),并收購了微生物發酵技術。第三方研究機構Frost & Sullivan發布的《2019 全球及中國透明質酸(HA)行業市場研究報告》報告中稱,華熙生物是世界zui大的透明質酸生產及銷售企業,2019年銷量占比38.96%,高于全球排名第二到第五大企業的市場占比總和。

      華熙生物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和生物活性材料公司,主要聚焦于有助于人類健康的功能糖類和氨基酸類物質。某種程度上,華熙生物像是醫美界的華為。因為華為擁有芯片核心技術,掌握從芯片到處理器、通信技術、硬件設備等各方面的技術。而華熙生物擁有生物發酵核心技術,從發酵平臺拓展到交聯技術平臺,并延伸至下游一系列注射類的、填充類產品的生產。

      近年來,華熙生物也在生產玻尿酸的衍生品,向C端布局,比如注射劑玻尿酸、填充劑玻尿酸涂抹,還有潤百顏這類含有玻尿酸成分的護膚品。

      2021年1月7日,國家衛健委正式批準通過了由華熙生物申報的透明質酸鈉 (即透明質酸)為新食品原料的請求,準許在普通食品中添加使用。華熙生物拿下了食品添加劑許可證之后,推出玻尿酸食品品牌“黑零”。援引光明網的報道,這意味著透明質酸食品正式步入國產化時代。

      如果華熙生物的食品業務能發展起來,將會把玻尿酸帶往geng廣闊的領域。華熙生物也朝著“華為”的方向往前邁了一步。

      隨著全產業鏈能力的逐漸搭建,華熙生物也開始采取橫向擴張的策略,一路“買買買”,收購法國Revitacare、東營佛思特生物工程等創新企業。這跟艾爾建的發展思路也有相似之處。

      愛美客:深耕細分行業,頗具產品優勢

      愛美客是一家生物醫用軟組織修復材料領域的創新型企業,2020年9月在A股上市。愛美客主要在醫美注射填充類產品、線雕等產品方向上發力,還未直接向C端布局。

      愛美客發布的2020年年報顯示:“公司全年業績主要增長來自于以嗨體為核心產品的溶液類注射針劑。2020年,該類產品實現營業收入4.47億元,較上年同期增長82.85%。”

      “嗨體”是愛美客的標桿產品,即把玻尿酸注射到脖子上,達到撫平頸紋的目的。目前“嗨體”是全國唯一一款獲批針對頸部皺紋的三類醫療器械。這款產品基于玻尿酸的功能,添加了肌肽(具有很強的抗氧化能力)。

      此外,“嗨體”把玻尿酸從臉部這個應用場景拓展到了頸部。未來,市場中可能會出現針對腿部或者其他部分的新產品。

      /09/

      下一個醫美爆品會是什么?

      除了玻尿酸、肉毒素,當下的醫美市場,還有哪些有潛力的產品?

      一類是膠原蛋白、聚左旋乳酸這類補充類產品。

      膠原蛋白適合小范圍地移植補充,誘發膠原蛋白增生,起到支撐皮膚的作用。膠原蛋白有類人源、豬源這兩類。目前,已經有些上游的醫美公司在圍繞膠原蛋白來研發產品。膠原蛋白會是醫美行業的下一個爆品嗎?

      再來看聚左旋乳酸。zui近比較熱門的童顏針就是以聚左旋乳酸為原料,用來大面積填充。愛美客的三類器械聚左旋乳酸現在處于注冊申報階段。一旦獲批,它將成為中國獨家的三類童顏針。

      另一類是面部支撐材料。

      高交聯大分子玻尿酸、骨性結構材料這類產品,可以彌補因為骨質流失而帶來的容貌上的改變。高交聯大分子玻尿酸在制造時使用了geng多的交聯劑,交聯程度geng高,整體質地偏硬,不易擴散、注射后凝聚性geng強,適合用來做五官塑形。但是,目前這些材料的持久性還不夠,未來還有可以很大可以提升的空間。

      峰瑞投資的生物科技化妝品公司美慕科技正在研發基于zui新蛋白肽技術的頭皮護理功效原料及產品。產品通過為肌膚提供本源的蛋白肽,來激活細胞活性。美慕科技從創辦之初就建立了生物技術原料研發平臺,從zui核心的原料端入手,進行品牌創新。目前,美慕科技掌握了從原料到生產,再到成品的功效和安全性評估全部環節。

      美慕科技的創始人是北大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的博士,曾任職于寶潔(全球zui大日用消費品公司)、諾維信(全球工業酶制劑和微生物制劑的主導企業)重要研發崗位,有較為豐富的生物醫藥背景及化妝品跨界研發經驗,以及產學研醫聯動的產品操盤經驗。

      我們看到的趨勢是,生物美容行業使用的技術,早年完成了從簡單提取到化學合成再到天然提取物的進階,如今正在進行的技術升級則是轉向生物技術應用。這種技術本身的升級,可能誕生新的品牌。

      這類生物+消費的交叉學科項目,是我們峰瑞重點關注的方向之一。我們認為,現在的創新幾乎全是跨界的,突破性創新多發生在學科的交叉點上。

      除了美慕科技,峰瑞的天使輪項目藍晶微生物于2020年與歐萊雅合作,共同開發功效護膚產品。藍晶微生物是一家基于「生物技術+工業互聯網」,從事分子和材料創新的公司。公司致力于通過生物計算和測試平臺,創造zui具有商業想象力的創新產品,包括市面上唯一能夠在自然環境(包括海水)中降解的塑料、用于對抗焦慮和鎮痛的工業大麻成分,能幫助解決東亞人酒精代謝基因缺陷的解酒藥。

      / 10/

      下一個醫美爆品會是什么?

      1,醫美行業存在技術壁壘,從關注服務業屬性走向關注底層技術

      整體而言,醫美行業存在技術和工藝上的壁壘,涉及微生物發酵技術和材料學、合成學方面的技術。比如,生產玻尿酸既需要懂菌種篩選、發酵配方條件及工藝控制等生物發酵技術,還要掌握交聯相關的材料學、合成學方面的技術。

      此外,不同的應用場景和訴求,對材料及其相關的合成技術也有不同的要求。這些也需要醫美企業持續摸索,不斷積累know-how。有時,這些探索耗費數年。

      早些年,醫美行業的投資大多集中在行業中游,大家geng關注的是醫美行業服務業的屬性,主要看醫美或者消費醫療機構。后來,大家會看行業的下游,也就是獲客渠道、流量平臺。

      伴隨著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股上市,行業上游得到了geng多的關注。投資人geng注重底層技術,從針劑、機器設備到材料合成技術、微生物發酵技術、工具平臺等方向。峰瑞資本也側重于研究、挖掘醫美行業上游的創新技術和產品。比如,2020年,峰瑞的天使輪項目合成生物學企業藍晶微生物與歐萊雅合作,共同開發功效護膚產品。峰瑞投資的生物科技化妝品公司美慕科技正在研發基于zui新蛋白肽技術的頭皮護理功效原料及產品。

      2,中國醫美行業收購整合的趨勢,初露端倪

      醫美巨頭Allergan擴張商業版圖的發展歷程,證明了醫美公司的一種發展路徑:不是依靠企業單槍匹馬,而是行業內收購整合。

      中國的華熙生物、愛美客等醫美巨頭公司才“初長成”,目前中國的醫美行業也才剛剛出現收購整合的趨勢。這些中國醫美巨頭處于行業上游,掌握核心原材料和行業話語權。從中國醫美市場的滲透率等方面來看,它們跟Allergan相比,至少還有遠超想象的成長空間。

      3,單技術、單產品有巨大機會

      Allergan、華熙生物等醫美巨頭大多是依靠單技術(比如玻尿酸合成、交聯技術)、單產品(比如玻尿酸、肉毒素)發展起來的。我們認為,單技術、單產品仍然未來可期,其中誕生下一個“華熙生物”的機會。不過,找到下一個“玻尿酸”或者“肉毒素”,可能是數十年一遇的機會。

     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,不構成投資建議,請謹慎對待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    康談網(www.szjuntai.cn)是定位于關注健康產業。想分享健康產業干貨?發郵件至 news@kangtan.com,我們會第一時間與你聯系。

    康談網 讀懂健康

    關注康談,收聽和分享“健康”

    攜手康談網,為您提供更多健康新鮮貨。

    熱門閱讀

    X